徽羽徽因

偶像练习生狼人杀(6)


不知道大家对狼队夜间沟通有没有了解。我一直觉得狼队夜里飞快流利或精准自信地打手势指刀安排格式帅到流泪……

————————


第二个夜晚,蔡徐坤和Justin苦着脸拿下面具。


蔡徐坤比着手势:“正廷女巫吧?”


Justin用口型说:“你也看出来了?但是他还没报我是银水,而且子异哥要验我了,今晚必须刀他……”


蔡徐坤把食指抵在嘴唇中间,比了个“嘘”,“嗯对对,我觉得杰哥和小鬼没身份(Justin比了个👌),6个好人排除了4个,现在就是范丞丞和陈立农里面找一个猎人了。”


幸亏两人坐在一起,沟通方便点。Justin皱了皱眉头,“他们俩都挺像枪的,我们明天再看看?”


两人同时看了眼范丞丞和陈立农的方向,有些无语地发现阴森灯光下,范丞丞两手手指正好抠在小猪面具的鼻孔里。旁边的陈立农可是乖乖捧着兔子面具呢。


蔡徐坤转回视线,继续划拉:其实我们明天发言顺序合适的话,可以跳个女巫扛推正廷……


Justin仰头思索了一下,不知想到了什么浑身一抖:我就不了吧……


估计是交流时间有点久,范丞丞突然在面具里闷闷地来了句:“黄明昊你能不能快一点?”


Justin差点被吓得跳起来,稳住后不甘示弱,用面具捂住嘴也闷闷地来了一句:“范丞丞你这头狼,你接着演。”


两人心想还是白天见机行事吧,先把子异bro干出去再说。Justin戏精上身,双手biubiubiu冲bro开了好几枪。


蔡徐坤高高举着子异的号码,并毫不犹豫向法官竖了几下大拇指表示确定。


再见啦bro。蔡徐坤沉痛却毫无心理负担地想。谁让我们正邪不两立呢~


白天起来是两狼三民两神,好人轮次领先而且有毒药。


要赢,得第二个白天扛推一个平民,正廷的毒药毒错一个好人才行。

这样到了第三个晚上,Justin和自己两头狼,拍一刀女巫,再拍一刀猎人,就胜利啦。



偶像练习生狼人杀(5)

子异吸了一口气,语速奇快地道:卜凡查杀下一晚验Justin……


“噗。”小鬼第一个没忍住,“对不起,大家,我不是故意的……噗。”


他不是唯一这么做的人。整张桌子的男生都在努力忍着笑意抽搐。


第一次在镜头前正儿八经玩狼人杀,大家难免有些拘束,导致虽然没觉得这有多好笑,但房间还是瞬间被一种魔性的氛围控场了。特别当卜凡脸色越来越红,手指自以为有控制好,实际上却在明显颤动时,弥漫着的快活的空气越来越浓。


王子异也笑了一下,稍微有点不知所措地继续说:“狼队没人悍跳的话,我大概率今晚死了,还有机会,就报一下Justin的身份。随便验一下,后面都没发过言,前面我觉得坤坤很好,Justin和朱正廷都听不出来所以…”


蔡徐坤脸上跟着大家欢乐,(甚至平和坚定地和正义的化身预言家交流了一下好人间的眼神),心里却在和那幅名画呐喊一起呐喊。


他偷偷和Justin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心痛和苦涩……


还悍跳……狼都发完言了……

啊,村庄那么大,我们却乳齿孤独寂寞瑟瑟发抖……


特别当蔡徐坤转回头,发现范丞丞再一次呆头鹅一样盯着这边的互动时,心情又down了10个百分点。


卜凡这时终于不堪受辱喊道:好了好了我爆了!子异你……哎算了。小鬼你,你给我等着,你大爷还是你大爷,哎我还没说完……


一个穿貂的男人就这么被工作人员拉走了,小鬼扶着杰哥:哎哟我眼泪都笑出来了。


一片欢声中现场进入了第二个夜晚。



想看回收死亡圣器梗


子世代,死神觉得巫师界一片太平非常无聊,随便派了个原创人物死亡使者或者斯科皮马尔福去把三件死亡圣器弄回来(斯科皮:???)

这位使者一路打听当年的故事,先去高锥克山谷,又去纽蒙迦德,又摸去私设当年格林德沃办公的地方,意外发现一个密室,里面有格林德沃的画像,把使者很是嘲讽奚落了一番。
使者注意到老格的画像可以离开画框,不知道去哪里了。

他又去霍格沃茨打算翻校长的墓(在心里说了一万句抱歉),结果变成了霍格沃茨历险记,被小詹姆波特发现,被皮皮鬼追,在禁林被复活石绊倒跌晕了,小詹姆波特偷了爸爸的隐形衣出来跟踪,结果隐形衣被使者抢走了。

莫名其妙就到手了两件,使者非常开心,快接近陵墓时,被接到小詹姆波特报信的隆巴顿教授打晕了。

醒来时在校长室被绑着,画像斯内普黑着脸手里不知道在翻什么书,画像邓布利多笑眯眯地问他到底在图谋不轨些什么,脑子不好的使者一下全说了,邓布利多露出若有所思脸,说:原来是这样……

这个老头为什么又一副知道了什么的样子,使者一阵恶寒。校长喊人把老魔杖拿来,说总算物归原主了,你的主人别再乱扔垃圾了。使者一看成功了很开心,赶紧召唤主人溜了。

番外可以来个画像GGAD糖,但我编不出来惹。

偶像练习生狼人杀(4)

狼:坤,富贵,卜凡。第一轮正廷卜凡已发言。

———————————

三连狼都很早发言,最后一个发言的归票位小鬼似乎很想把自己狼队的威猛先生投出去的样子……

玩狼人杀,打篮球,编舞,有时候是有点相似的。蔡徐坤想。不会的人看着光鲜,一旦上手,就能发现有的是套路与技巧,区别只在于你是否付出持续的训练与思考。

具体到这局而言,作为一只第三个发言的狼,第一步……

“我觉得卜凡有点怪怪的。他好紧张诶,感觉他如果是个好人,肯定会更……自信一点。刚才和小鬼尬的那一段很像是为了缓解自己的紧张,转移一下注意力。”

——第一步,打(卖【划掉】)前面聊的不太出色的狼队友。

狼队友之间互打是很常见的做法了,只要好人认为两个人身份对立,就能保住其中一个人。

蔡徐坤本来有点怕卜凡不明白自己的意思,还故作怀疑地往右看了两眼。没想到卜凡现在进入状态了,很是上道,鼻孔朝天作不屑一顾状,装作夜里两人从没见过面。

两人就像白娘子和小青非去演孙悟空和白骨精一样,种种横眉冷对,互相白眼,Justin看着十分肉麻,心里想成年人就是做作。

——第二步,适当装晕,视角不要开太宽,哄好几个关键的人就行。

大家都是新手的一个狼人杀局,很容易首先投掉看起来很会玩的人。同样因为大家的是新手,保护一个人,他会下意识觉得你也是一个好人。

“那现在先看看预言家有没有查杀,有的话可以报个信息。前面小鬼和卜凡的那段戏码让我觉得他们应该不是两只狼,不像夜里见过面。正廷聊的还行,怀疑天怀疑地怀疑全世界的心态挺像一个好人的。”

保护的人要少而精,最好保护的全是神牌,保多了,你能陷害的位置就会变少。

朱正廷一手撑着下巴,眼神软了一点。

轮到Justin,前面发言的三个人就有两只狼,他聊也不是,不聊也不是,很难聊的自然。于是只好装疯卖傻,和后面的范丞丞来了一波三岁互动,不顾范丞丞眼里放出了死亡光波,朱正廷也一副想过去打人的样子。富贵挂上贾笑匆匆过麦给了王子异。

子异吸了一口气,语速奇快地道:卜凡查杀下一晚验Justin……

偶像练习生狼人杀(3)

第一局是坤狼,富贵狼和卜狼

本章可能是卜鬼星鬼贾正吧……
—————

“啊,我吗?”朱正廷摸了摸头发,“我的身份非常强,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我第一次玩,待会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后面的人请告诉我。”

“昨天晚上是平安夜,那么女巫应该用了解药……我的看法的话……感觉陈立农面色很沉重,不像什么好人。”

台湾人懵比搔头.gif

“Justin感觉挺不错的,当然他要是敢骗我录完回去就死定了。”

xxj原本露出了良心有点痛的表情,听到第二句迅速变为冷漠。

“朱星杰看不出来,小鬼看不出来,卜凡坤坤还行,但也不知道……哎呀我感觉你们都会骗我,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人!好了,让卜凡说吧。”

卜凡咽了口唾沫:“首先,我想说……”

【以下片段未能在节目里播出】
【小鬼转头对杰哥肯定地说:“卜凡他是狼。”
卜凡大声说:“那边那个矮子在说些什么呢!我都听到了,你几个意思…”
小鬼(小声):“绿毛大怪兽…”
卜凡起身离席,对小鬼伸出魔爪:“你说啥,就你嘴皮子厉害?”
小鬼唉唉叫:“杰哥,他打我!”朱星杰宠溺脸吃瓜。
场面一时陷入混乱,录制被迫暂停。】

卜凡:“再说一遍是吧。
(3,2,1)好,首先,我想说,我是个好人。”
众人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前面发言的正廷还可以,范丞丞感觉像个好人,子异感觉也不错。”
王子异非常不配合man帅脸地软软抿嘴笑,眼睛紧紧盯着卜凡。
“最后发言的那只鬼,一会看他表现,好吧。(对着小鬼)你一会再踩我我就投你了。好了,过吧。”

蔡徐坤等镜头转过来时在思考:这局的发言位置对狼来说不是很好,三连狼都很早发言,最后一个发言的归票位小鬼似乎很想把自己狼队的威猛先生投出去的样子……

偶像练习生狼人杀(2)

狼人。

蔡徐坤不动声色地放下牌,余光扫到远处的范丞丞似乎正眯着眼地盯着自己。他自信自己表情控制的很好,于是装作不曾察觉。

朱正廷把牌掀起一角,小声地说了个哇。

这可太挂身份了……蔡徐坤想。

王子异看完牌后一脸严肃地观察着每一个人,卜凡倒是反常地变得有点沉默。小鬼瞄了一眼牌,摇头唉声叹气;朱星杰嫌弃地看他一眼,等自己一看牌,立马加入了摇头的行列。
Justin低着头看不到表情,但蔡徐坤好像能听到他精明的小脑瓜呼呼转动的声音。

“天黑了天黑了闭眼了。”法官小姐姐喊着。

“预言家请睁眼。你要验谁?确定吗?好,他是——”

“狼人请睁眼。今晚杀谁?”

蔡徐坤抬起头环绕四周,不由货真价实地露出一个苦笑:
三个狼人正好是自己加一左一右的Justin和卜凡,两人都眨巴着眼看向自己。

Justin指了指王子异,比了个大拇指,意思是他觉得王子异是神。

蔡徐坤想了想,摇头。他指了指Justin,手又在脖子比划了一下。

“我自刀?”Justin用口型说。他突然一脸兴奋,手掌连连在脖颈处比划,“好好好我自刀。”

可能这就是小学鸡吧……

卜凡把手掌往下按,意思是他要隐下去。
蔡徐坤点点头,他又点了朱星杰和小鬼,比了个拳,表示他们俩没有身份是平民,但Justin和卜凡以前可能没用过这个手势,纷纷摇头表示不懂;蔡徐坤就又点了点,摇了摇手。

“确定杀他吗?好,狼人请闭眼——”

“女巫请睁眼,你有一瓶解药和一瓶毒药,今晚死的是他,你要救人吗?你要毒人吗?”“猎人请睁眼,你当晚的开枪状态是——”

流程走的非常快,一会就天亮了。
9个人的局没有竞选警长。意料之中的,法官报了个平安夜,随机抽了朱正廷第一个顺时针发言。

“啊,我吗?”朱正廷摸了摸头发,“我的身份非常强,是非常非常——”

偶像练习生狼人杀座位图

(并不用记)

1号Justin

2号王子异

3号范丞丞

4号陈立农

5号小鬼

6号朱星杰

7号朱正廷

8号卜凡

9号蔡徐坤

偶像练习生狼人杀(1)

主坤视角,CP大乱炖,立誓每个都写到。

(1)

约莫是在梦开始的那个冬天,练习生们通宵三四天完成了一次公演,终于迎来了喘息的时刻。

节目组放了大家一天休息,又单独点了快十个上位圈的人,说是下午录点娱乐花絮,玩玩游戏什么的。

“Seriously?” 蔡徐坤心里想着。但他当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顶着一张涂着厚厚粉底的脸(为了遮住脸色和发青的眼下)点头说好。

这次演出他砸入的太多了,纵使那是蔡徐坤的热情和执着,也难免有难以为继的时刻。

于是躺在床上一闭眼一睁眼便是第二天的下午。他从化妆间里出来时,其他8个人已经在现场安顿好了,Justin和卜凡中间的座位空着,上面写着他的名字。

Justin一脸兴奋地把他招呼过来:“哎,坤坤坤坤坤,刚才导演组的姐姐说玩狼人杀。”

“是吗?哇,这灯感觉就在搞事情啊。”大圆桌子正上方的吊灯有几盏一会亮一会不亮的。

蔡徐坤坐下后从右往左看去,导演组似乎把乐华三个人打散了,朱正廷隔着卜凡对他露出一个傻fufu但非常亮眼的笑容,旁边的朱星杰和小鬼正凑在一起嘀嘀咕咕,陈立农靠在椅背上似乎正在放空,范丞丞百无聊赖地盯着这边,王子异用眼神向他打了个招呼。

导演组姐姐叮嘱了一番别用太专业的术语,照顾一下没玩过狼人杀的粉丝。而小鬼见人齐了,连连催着赶紧开始。
趁着发牌,朱正廷凑过来问:诶你玩过狼人杀吗,我没有啊,怎么办。

“有吧,不是很多。”
其实蔡徐坤高中和去韩国训练时经常打,只是快一年没人一起玩,不敢吹了。

卜凡说,没事,很快就会了。

朱正廷一巴掌拍在卜凡肩上,卜凡嘴里嘟囔了几句也没还手。

蔡徐坤安抚性地看过去,比了个“我帮你”的口型。

朱正廷似乎是安心了一点,一脸激动地去拿牌了。

蔡徐坤把自己的牌捏在手心,向后靠在椅背,一点一点贴在眼前:

狼人。




小剧场:

卜凡:“没事,很快就会了。你看啊,我们9个人,3个是狼人,6个是好人,6个好人里三个平民,三个神,神相当于是有技能的好人,像X战警一样。每天晚上,狼人能杀一个人,第一个神预言家,能验一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第二个神女巫,有两瓶药,你理解成有一次救人的机会和一次毒人的机会就行了,两瓶药不能同时用;第三个神猎人如果在夜里死了,白天起来能开枪带走一个人,被女巫毒了就不能开枪。游戏一开始是夜里,预言家验狼人杀女巫操作猎人看法官给手势知道自己有没有被毒,然后是白天,顺时针发言后,投票选出一个像狼人的人出局,然后又是夜里,然后又是白天,三个狼人全死了好人就赢了,三个平民或者三个神全死了狼人就赢了。
懂了吧?我讲的是不是很清楚?”

朱正廷一巴掌拍过去:什么鬼!



这章坤廷超标了………下章开始搞事:)

我要被你们气到了:(
什么叫坤all 24 all坤 2439啊……
本全员暧昧向坤all坤早晚产粮:(